你的位置:妮瑪網 > 娛樂 > 如何才能寫好一篇小說

如何才能寫好一篇小說

時間:2022-06-01 21:59瀏覽次數:60

1 楼: 戩迷KITTY


小說的四大要素

(一)人物。人物形象是一篇小說的主心骨,一篇小說是否成功,關鍵在於人 物是否逼真,形 象是否飽滿。它要求作者通過白描、比喻、襯托、對話、動作、心態描繪等手法,深刻地、 豐富地、“莎士比亞”化地再現生活中的芸芸衆生。作者的哲學觀和美學觀,以及小說的主 題思想,是通過人物形象悄悄流入讀者心的。如何刻畫人物?魯迅的“綜合法”比較實用:“雜取種種人,合成一個”(《魯訊全集》第6 卷423頁),“往往嘴在浙江,臉在北京,衣服在山西,是一個拼湊起來的角色”(《魯迅全 集》第4卷394頁)。爲什麼“拼湊起來的角色”比較形象呢?因爲寫小說不能拘泥於真人真事,小說中的人物必 須典型化。而典型化——則要從生活中的很多個同類原型中去“去粗取精”,把取來的 同類 的“精”集中到所創作的人物身上,使其性格比生活中的更鮮明,更突出。也就是說從生 活的 美昇華到藝術的美,從生活的真實上升到藝術的真實。比如《阿Q正傳》中的阿Q,他是魯迅 從那個時代的許許多多阿Q同類中抽象出來的,既象這個,又象那個,可又誰都不象,是 真正典型化了的、性格化了的、藝術化了的“這一個”。這裏特別要注意的是,魯迅的這種人物“拼湊”,既是從生活中來,又是再創造。它不是簡 單地一加一等於二,不是物理量變,而是化學質變,就似二氫加一氧,變成了既不是氫又不 是氧的“水”——一個完全嶄新的“人物”。�
(二)情節。它是小說第二要素。什麼叫作情節呢?高爾基說:“即人物之間的 聯繫、矛盾、 同情、反感和一般的相互關係——某種性格、典型的成長和構成的歷史。”一句話,情節是 人物的歷史。人物性格的發展靠情節,人物故事的開展靠情節,人物與人物之間的矛盾衝突 靠 情節。可以這麼說,情節是刻畫人物的最重要的因素,情節愈生動,創作出來的人物也就愈 鮮明。高爾基的《母親》、楊沫的《青春之歌》、樑斌的《紅旗譜》,均是情節圍着人物轉 :爲人物成長作鋪墊,爲人物性格衝突、蛻變提供天地。因此,展現出來的每個人物,莫不 活靈活現,栩栩如生。情節既爲人物服務,就必須符合生活發展的邏輯,不論是疾風暴雨式的驚險情節,還是日常 生活中的平凡情節,不論是情節的因果性、必然性,還是情節的偶然性、突發性,都不能架 空 設想、主觀臆斷,而是源於生活,在生活裏篩選、提煉、加工、改造,真正成爲人物發展的 歷史和性格成長的必然歸宿。當代女作家池莉寫的《煩惱人生》,是通過主人翁印家厚一 天流水帳似的、親身感受到的煩惱——編排成各種各樣的情節,然後從容不迫地、一個又一 個地展現出來。用“一天”的微觀,表達了“一生”的宏觀;以一個人的“小世界”,看到 了千萬人的“大世界”。它之所以能給讀者這麼深的印象和感受,很重要的一點是,這篇小 說的每一個情節,都是從實實在在的生活中來的。凡在城市生活過的人、特別是普通工人、 小公務員或 多或少都有這類體驗。由此,得出一個結論:在設計任何一篇小說情節的序幕——開端—— 發展——高潮——結局——尾聲時,都要注意它的生活化。情節越貼近生活,越能豐富、深 化人物,越能體現它的藝術魅力和感染力。�
(三)細節。它是小說的第三要素。如果說情節是一個人的骨架,那麼細節就 是附於骨架上的 血肉。如果只有好的情節,細節不豐滿,那描繪出來的人物,就象得了貧血症、乾瘦症,蒼 白無力,站不起來。所以,著名作家李準說:“情節好辦,細節難求。”從某種意義上來說 ,確實如此。再好的情節都是靠細節組合的,細節真實,情節才真實;細節生活化,情節才 會避免概念、公式化,纔會把讀者帶到濃郁的生活氣息中去。請看《三國演義》573頁中的 一段:“雲長右手提刀,左手挽住魯肅手,佯推醉曰:‘公今請吾赴宴,莫提起荊州之事。吾今已 醉,恐傷故舊之情,他日令人請公到荊州赴會,另作商議。’魯肅魂不附體,被雲長扯至江 邊。呂蒙、甘寧各引本部欲出,見雲長手提大刀,親握魯肅,恐肅被傷,遂不敢動。雲長到 船邊,卻纔放手,立於船首,與魯肅作別。肅如癡似呆,看關公船乘風而去。”上面是《三國演義》中“關雲長單刀赴會”這個情節裏的最後一個細節:那雲長的醉態語言 ,雲長一手持刀一手拉魯肅去江邊的氣勢,雲長立於船上的告別,以及呂蒙、甘寧按兵不敢 動,魯肅嚇得說不出話的樣子……把“單刀赴會”這個情節的結局推向了高潮,真是尾聲 的 “老虎尾巴”:驚險、緊張、有力!關雲長和魯肅的形象也就活鮮鮮地從字裏行間跳出來了 。這裏要強調的一點是,這些組成情節的最小單位,無論是行動細節、心理細節、對話細節、 肖像細節、表情細節、環境細節,等等,只能從社會生活、工作、學習、娛樂、休息中來, 從各類人物的言行、喜怒、心理活動中來,必須緊緊圍繞展示人物性格的中心情節,必須注 意它的生活性、準確性,它才能把人物雕塑得血肉豐滿,有聲有色!�
(四)環境。它是小說的第四要素。小說中人物性格的形成,情節的發展,細 節的渲染,均離不開所設想的環境。環境一般分爲自然環境和社會環境。自然環境是指人物生存周圍的自然條件,社會環境是指 人物生活在一定歷史時期周圍的政治、經濟、文化的社會條件。這兩個環境是描繪人物的空 間,是情節、細節的依託。只有善於描繪這兩個環境的作者,才能運用環境所賦予的背景、 形態、氣氛、結構、色彩,把小說寫得情景交融,和諧統一。當代作家賈平凹在這方面處理得非常好。他寫的《臘月·正月》、《雞窩窪人家》、《商州 三錄》、《浮躁》等小說,充分利用了他所生活的自然環境和社會環境,把當地黃蕩蕩的高 原,野獷的浪漫風景,粗線條的房屋建築,富有色彩的器具擺設,以及民間的禮儀、歌謠、 祀奠、占卜等等,均塗繪在小說的政治大背景上,並在這個背景的沉重色調中,畫他心中各 種各樣的人物,畫小農心態的角色在改革大潮中表演的一幕幕悲劇和喜劇。請看下面《臘月 ·正月》的一段摘錄:�
“這地方很小,卻是商州的一大名鎮。南面是秦嶺;秦嶺多逶迤,於此卻平緩,孤零零地聚 結了一座石峯。這石峯若在字形裏,便是一個“商”字,若在人形裏,便是一個坐 翁。但 ‘山不在高,有仙則靈’,秦時,商山四皓:東園公、角里先生、綺裏季、夏黃公,避亂隱 居在此,飢食紫芝,渴飲石泉,而名留青史。於是,地以人傳,這地方就狹小到了恰好,偏 遠到了恰好,商州哪個不知呢?鎮前又有水,水中無龍,卻生大娃娃魚,水便也‘則名’, 竟將這黃河西岸的陝西一片土地化拙爲秀,硬是歸於長江流域去了。�
地靈人傑,這是必然的。六十一歲的韓玄子,常常就爲此激動。他家藏一本《商州方誌》, 閒 時便戴了個斷腿兒花鏡細細吟讀;滿肚有了經綸,便知前朝後代之典故和正史野史之趣聞, 至於商州八景,此鎮八景,更是沒有不洞明的。鎮 上的八景之一就是“冬晨霧蓋鎮”,所 以一 到 冬天,起來早的人就特別多。但起來早的大半是農民,農民起早爲撿糞,霧對他們是妨 礙;小半是幹部,幹部看了霧也就看了霧了,並不 怎麼知其趣;而能起早,又專爲看霧,看了霧又能看出樂來的,何人也?只是他韓玄子!”�
賈平凹的這段環境描寫:自然形態,歷歷在如目;歷史痕跡,娓娓道來;社會狀況,景物之 中 。而人物,過去的與現在的,本地農民和在職鄉幹部,在這環境 裏與山、水、石一起,自 自然然地浮現眼前,而主人公之一韓玄子,就象霧中人,在霧氣慢慢消散之後,邁着方步出 臺了,這就是以景襯人,以人抒景,情景結合,相得蓋彰吧。�
以上談的四要素,是小說的主要基因,若這四個方面掌握住了,無論寫那種類型、那種形式 的小說,就算初步入門了。

2 楼: 環保宣揚者


如何寫好小說.

重點:

系對小說中故事、人物、風景等作個籠統的報告,以時間的限制不能分項詳陳。

分析:

大多數的小說裏都有一個故事,所以我們想要寫小說,似乎也該先找個故事。找什麼樣子的故事呢?從我們讀過的小說來看,什麼故事都可以用。戀愛的故事,冒險的故事固然可以利用,就是說鬼說狐也可以。故事多得很,我們無須發愁。不過,在說鬼狐的故事裏,自古至今都是把鬼狐處理得象活人;即使專以恐怖爲目的,作者所想要恐嚇的也還是人。假若有人寫一本書,專說狐的生長與習慣,而與人無關,那便成爲狐的研究報告,而成不了說狐的故事了。由此可見,小說是人類對自己的關心,是人類社會的自覺,是人類生活經驗的紀錄。
那麼,當我們選擇故事的時候,就應當估計這故事在人生上有什麼價值,有什麼啓示;也就很顯然的應把說鬼說狐先放在一邊——即使要利用鬼狐,發爲寓言,也須曉得寓言與現實是很難得諧調的,不如由正面去寫人生才更懇切動人。
依着上述的原則去選擇故事,我們應該選擇複雜驚奇的故事呢,還是簡單平凡的呢?據我看,應當先選取簡單平凡的。故事簡單,人物自然不會很多,把一兩個人物寫好,當然是比寫二三十個人而沒有一個成功的強多了。寫一篇小說,假如寫者不善描寫風景,就滿可以不寫風景,不長於寫對話,就滿可以少寫對話;可是人物是必不可缺少的,沒有人便沒有事,也就沒有了小說。創造人物是小說家的第一項任務。把一件複雜熱鬧的事寫得很清楚,而沒有創造出人來,那至多也不過是一篇優秀的報告,並不能成爲小說。因此,我說,應當先寫簡單的故事,好多注意到人物的創造。試看,世界上要屬英國狄更司的小說的穿插最複雜了吧,可是有誰讀過之後能記得那些勾心鬥角的故事呢?狄更司到今天還有很多的讀者,還被推崇爲偉大的作家,難道是因爲他的故事複雜嗎?不!他創造出許多的人哪!他的人物正如同我們的李逵、武松、黛玉、寶釵,都成爲永遠不朽的了。注意到人物的創造是件最上算的事。
爲什麼要選取平凡的故事呢?故事的驚奇是一種炫弄,往往使人專注意故事本身的刺激性,而忽略了故事與人生有關係。這樣的故事在一時也許很好玩,可是過一會兒便索然無味了。試看,在英美一年要出多少本偵探小說,哪一本里沒有個驚心動魄的故事呢?可是有幾本這樣的小說成爲真正的文藝的作品呢?這種驚心動魄是大鑼大鼓的刺激,而不是使人三月不知肉味的感動。小說是要感動,不要虛浮的刺激。因此,第一:故事的驚奇,不如人與事的親切;第二:故事的出奇,不如有深長的意味。假若我們能由一件平凡的故事中,看出他特有的意義,則人同此心,心同此理,它便具有很大的感動力,能引起普遍的同情心。小說是對人生的解釋,只有這解釋才能使小說成爲社會的指導者。也只有這解釋才能把小說從低級趣味中解救出來。所謂《黑幕大觀》一類的東西,其目的只在揭發醜惡,而並沒有抓住醜惡的成因,雖能使讀者快意一時,但未必不發生世事原來如此,大可一笑置之的犬儒態度。更要不得的是那類嫖經賭術的東西,作者只在嫖賭中有些經驗,並沒有從這些經驗中去追求更深的意義,所以他們的文字只導淫勸賭,而絕對不會使人崇高。所以我說,我們應先選取平凡的故事,因爲這足以使我們對事事注意,而養成對事事都探求其隱藏着的真理的習慣。
有了這個習慣,我們既可以不愁沒有東西好寫,而且可以免除了低級趣味。客觀事實只是事實,其本身並不就是小說,詳密的觀察了那些事實,而後加以主觀的判斷,纔是我們對人生的解釋,纔是我們對社會的指導,纔是小說。對複雜與驚奇的故事應取保留的態度,假若我們在複雜之中找不出必然的一貫的道理,於驚奇中找不出近情合理的解釋,我們最好不要動手,因爲一存以熱鬧驚奇見勝的心,我們的趣味便低級了。再說,就是老手名家也往往吃虧在故事的穿插太亂、人物太多;即使部分上有極成功的地方,可是全體的不勻調,顧此失彼,還是勞而無功。
在前面,我說寫小說應先選擇個故事。這也許小小的有點語病,因爲在事實上,我們寫小說的動機,有時候不是源於有個故事,而是有一個或幾個人。我們倘然遇到一個有趣的人,很可能的便想以此人爲主而寫一篇小說。不過,不論是先有故事,還是先有人物,人與事總是分不開的。世界上大概很少沒有人的事,和沒有事的人。我們一想到故事,恐怕也就想到了人,一想到人,也就想到了事。我看,問題倒似乎不在於人與事來到的先後,而在於怎樣以事配人,和以人配事。換句話說,人與事都不過是我們的參考資料,須由我們調動運用之後才成爲小說。比方說,我們今天聽到了一個故事,其中的主人翁是一個青年人。可是經我們考慮過後,我們覺得設若主人翁是個老年人,或者就能給這故事以更大的感動力;那麼,我們就不妨替它改動一番。以此類推,我們可以任意改變故事或人物的一切。這就彷彿是說,那足以引起我們注意,以至想去寫小說的故事或人物,不過是我們主要的參考材料。有了這點參考之後,我們須把畢生的經驗都拿出來作爲參考,千方百計的來使那主要的參考豐富起來,象培植一粒種子似的,我們要把水份、溫度、陽光……都極細心的調處得適當,使他發芽,長葉開花。總而言之,我們須以藝術家自居,一切的資料是由我們支配的;我們要寫的東西不是報告,而是藝術品 --藝術品是用我們整個的生命、生活寫出來的,不是隨便的給某事某物照了個四寸或八寸的像片。我們的責任是在創作:假借一件事或一個人所要傳達的思想,所要發生的情感與情調,都由我們自己決定,自己執行,自己作到。我們並不是任何事任何人的奴隸,而是一切的主人。
遇到一個故事,我們須親自在那件事裏旅行一次不要急着忙着去寫。旅行過了,我們就能發現它有許多不圓滿的地方,須由我們補充。同時,我們也感覺到其中有許多事情是我們不熟悉或不知道的。我們要述說一個英雄,卻未必不教英雄的一把手槍給難住。那就該趕緊去設法明白手槍,別無辦法。一個小說家是人生經驗的百貨店,貨越充實,生意才越興旺。
旅行之後,看出哪裏該添補,哪裏該打聽,我們還要再進一步,去認真的扮作故事中的人,設身處地的去想象每個人的一切。是的,我們所要寫的也許是短短的一段事實。但是假若我們不能詳知一切,我們要寫的這一段便不能真切生動。在我們心中,已經替某人說過一千句話了,或者落筆時才能正確地用他的一句話代表出他來。有了極豐富的資料,深刻的認識,才能說到剪裁。我們知道十分,才能寫出相當好的一分。小說是酒精,不是攙了水的酒。大至歷史、民族、社會、文化,小至職業、相貌、習慣,都須想過,我們對一個人的描畫才能簡單而精確地寫出,我們寫的事必然是我們要寫的人所能擔負得起的,我們要寫的人正是我們要寫的事的必然的當事人。這樣,我們的小說才能皮裹着肉,肉撐着皮,自然的相聯,看不出虛構的痕跡。小說要完美如一朵鮮花,不要象二簧行頭戲裏的“富貴衣”。
對於說話、風景,也都是如此。小說中人物的話語要一方面負着故事發展的責任,另一方面也是人格的表現--某個人遇到某種事必說某種話。這樣,我們不必要什麼驚奇的言語,而自然能動人。因爲故事中的對話是本着我們自己的及我們對人的精密觀察的,再加上我們對這故事中人物的多方面想象的結晶。我們替他說一句話,正象社會上某種人遇到某種事必然說的那一句。這樣的一句話,有時候是極平凡的,而永遠是動人的。
我們寫風景也並不是專爲了美,而是爲加重故事的情調,風景是故事的衣裝,正好似寡婦穿青衣,少女穿紅褲,我們的風景要與故事人物相配備--使悲歡離合各得其動心的場所。小說中一草一木一蟲一鳥都須有它的存在的意義。一個迷信神鬼的人,聽了一聲鴉啼,便要不快。一個多感的人看見一片落葉,便要落淚。明乎此,我們才能隨時隨地的搜取材料,準備應用。當描寫的時候,才能大至人生的意義,小至一蟲一蝶,隨手拾來,皆成妙趣。

3 楼: 星夜涼風


有個主題思想,然後展開情節用心去寫,寫出自己的感受,讓別人幫就不屬於自己的小說了我也在寫,不過寫的是武俠和校園小說.如果寫動作,可以參考一下古龍的小說,因爲他的小說寫的動作有點虛幻,就像神話人物.語言很重要,要突出人物特點.心理就簡單了.

4 楼: 公禮夫婷


具有明顯的風格,一般不能再用過時的現實主義筆法,現代主義還是可以借鑑的。最好是輕飄淡漠或者悲傷的風格。要有足夠的情節,自然過渡,可以跳躍但必須有內在關聯.在恰當的時候表明自己的立場,出來說說無關緊要的東西。敘述從容,不緊不慢。可以賣點關子,但不能過分。應該確定一下主題...但最主要是看過適量的書,有文字的經驗,然後心裏有話說出來,深得虛構之美,小說就可以寫出來了....

5 楼: 百度網友fe1a28558f


有自己的風格,有思想,切忌幼稚!語言成熟,最好是帶有感情的.如果作者本身就感情充沛,那就更好了!

其次要觀察生活,文字來源於生活.但比生活更高遠.

還有,不要走流行風,不做作,文情因情而發,有感而寫.

沒有靈感時就不要寫了,那樣寫出的文字都是乾澀的

6 楼: 念秀愛龔己


我不否認以上讓所有人的高諫,主要是自己用心去寫的纔是最好的,然後是多讀多寫,別怕失敗,一個好的文章不退稿幾次就不叫好文章,句子也不能太單調,必須有靈感!這個靈感就是個不好說的問題,它的到來,是不分時和地的!待靈感來時寫的可以說應該說是好的!我就有同感,不想寫的時候,筆就想扔,無意中靈感來時就剎不住車啦!願您得心應手!

7 楼: 緱仁板子


怎麼寫好一篇小說?
第一:是自己的文學水平
第二:是自己的構思能力(想象力)
第三:要先列出一張小說大綱,每一章的內容都概述刻畫出來
第四:要用自己的內心寫,把自己融入小說裏
我想重要的還是第四點,心裏描寫纔是小說的精華

8 楼: 王元梟


以自己爲主人公,置身其中,將你所思所想寫出即可
抓住靈感

友情链接: 91賽普網去住網羅斯網邁特網蓋倫網good網1127網巴比特網蒼穹網

妮瑪網娛樂生活科技教育

Copyright © 2013-2022 妮瑪網 版權所有